見路不走,中美博弈終局——老謝解讀特里芬難題(下篇)

  前兩文花大篇幅來討論歷史、經濟、貨幣、貿易和福利問題,這些鋪墊是為了讓大家理解美國發動貿易戰的初衷與其歷史背景,和美國面對特里芬難題的一些做法。本篇結合國際貨幣機制和去美元化,來討論未來中美貿易紛爭的走向和有可能發生的事件,盡量去規避今后有可能出現的黑天鵝事件。

 

  美元依然強大

 

  國際貨幣規則從布雷頓森林體系的崩潰到牙買加體系的建立,到沿用至今。美國為了保持幣值穩定,就需要其變成一個貿易順差國。但作為主要結算貨幣,美元必須灑滿全球,這就導致美國不得不變成貿易逆差國。物極必反,一旦美國對他國逆差過大,美元幣值自然無法保持強勢,甚至有被他國貨幣取代的風險,美國必然要兵出險招。這幾十年美國總是通過金融制造?;臀淞窒諾姆絞嚼椿亓澇?,到處割羊毛來穩定其幣值。

 

  比如索羅斯挑起的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因為當時亞洲四小龍(香港、臺灣、新加坡和韓國)和四小虎(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和印度尼西亞),推行出口導向型戰略,重點發展勞動密集型的加工產業,在短時間內實現了經濟的騰飛,使得美國產生大量貿易逆差。美國運用金融手段攻擊泰銖進而引發亞洲各國資本恐慌流出,最終目的使得美元回流美國。2008年次貸?;⒅懊攔啻偽破熱嗣癖疑?,卻依然使得中國對美國順差,且越拉越大。美國不得已自爆金融炸彈,引發全球動蕩。而中國用4萬億強行穩住樓市,沒有造成大規模資本流出。隔年,2010年歐債?;蟊?,歐元/美元上躥下跳,最終引發國際資本快速回流美國??死錈籽俏;?,香港占中等等背后都有美國的魅影。美國最終目的還是為了盡量規避特里芬難題來盡可能長時間的維持美元霸權地位。

 

  但招數用老被人識破,各國面對美國的金融攻擊紛紛筑起了防火墻。面對如此尷尬的局面,華爾街猶太資本開始變招,在美國大選期間先用郵件門把民主黨人希拉里拉下馬(爆料者維基解密人阿桑奇是猶太人,華爾街放在英國的餌),然后扶持共和黨人特朗普上臺。特朗普是誰?前總統里根的“門徒”,里根當年治理經濟三板斧:貿易戰、國內減稅和制造業回流的方式帶回美元。特朗普則視繼承其衣缽為榮。

 

  特朗普重啟里根時代的套路后,假如我們推演下去,若特朗普成功的使用再工業化的方式回籠美元,那么他又會用什么方式去釋放美元呢?這個問題很重要。作為國際最重要的通行貨幣,美元必須散滿全世界。之前美國通過貿易逆差的方式向新興國家釋放美元,那么現在美國顯然招數有新的變化了??梢勻范ǖ氖?,美國不會放棄美元作為全球貿易主要結算貨幣的權利。這里可以預判美國將會有三種方式向全球繼續釋放美元。1、金融操作,利用外資的身份到他國進行投資,注入美元資產(已放開QFII匯出入限制)。2、購買債券,向其他持有美國國債的國家回購美債,釋放美元(若大量拋售美債正中美國下懷)。3、軍事打擊,利用武力扶持反對派推翻現政府,建立傀儡政權后,此國一切經濟行為皆用美元交易結算。(前文已提到特朗普又增加了軍費開支)

 

  除以上三種方式,還有一個更直接的模式,美聯儲降息。美聯儲作為美國貨幣機構,也是公認的世界頭號央行,其貨幣政策直接主導了美元走向。加息和降息政策可以直接推動美元自循環機制,當然美聯儲動用貨幣政策的前提是在其他工具效果不佳的情況下。這樣可以保持美元在全球的流動性,進而繼續割羊毛;降低美債掌握在他國手里被要挾的風險,中國手中1萬多億的美債若全部拋售,短期會造成市場恐慌,但不會動搖美債地位。一個是美債流動性好,全球市場趨之若鶩。另外,美國可回購債券,本身其22萬億的負債不在乎多增加1萬億,而且在購債的同時,美國同時又向全球釋放了美元。所以在人民幣未實現完全國際化之前,目前只能小幅度拋售美債。

 

  特朗普與建制派

 

  說到底在特里芬難題依然無解的情況下,美國必需要尋找替罪羊,即為美元陷阱填坑,也為了美元霸權開路。美國用“豬養肥了再殺”的方式來修補當下國際貨幣規則中美元天生的BUG。30年前的日本,今天的中國。莫不是白宮和華爾街精英們長期布局的棋子,為的就是有朝一日成為美元的墊腳石。也就是說,誰對美國形成最大貿易順差,誰就會成為美國下一個攻擊的目標。這也是中美貿易戰必然會爆發的深層次原因。就算特朗普下臺,下一任依然不會善罷甘休。只不過是打架的方式會變,而掐架的對象是不會變的。對此,中國要有長期應對抗美的心理準備。

 

  這里有必要簡單的分析下當前美國國內的派系問題,美國表面上看是“驢象之爭”即共和黨與民主黨的斗爭,但自特朗普上臺后,這一現狀又發生了變化。特朗普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民粹主義者,其追隨里根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兩人都不是政客出身,且都屬于反保守精英類人物。而民粹主義有一個標志性的屬性,即反全球化。這類人認為正是因為全球化下的分工體系,導致分配不公,貧富差距加大。而在華盛頓政圈中有一幫傳統的精英分子,他們是瞧不起特朗普這樣的魯莽的草根,這批人就是所謂的“建制派”。最初 “建制派”這個概念指“掌握權力的一小部分人”。當下的建制派是全球化的鼓吹者和推動者,華爾街金融圈又是其全球攻城掠地的橋頭堡。他們之間又形成了當年美國前總統艾森豪威爾所提到的“軍工復合體”,即商業精英、法律精英參與政府決策,游說議員和政策執行者改變法案,從而達到維護其利益的目的!

 

  當下特朗普和建制派的矛盾主要集中在國內,共和黨內的建制派目前暫時還都支持特朗普各種施政策略,而民主黨內的建制派們一邊倒的要特朗普難堪。但無論是美國兩黨還是民粹和建制派,在對待中國的問題上,看法是一致的。只不過在具體實施的策略和針對性上有所不同。特朗普是從短期矛盾入手,解決民粹問題。即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導致美國人民失業和政府負債累累,必須予以貿易戰回擊。而建制派是從長期矛盾入手,解決精英們的心頭之患。即華為等中國頂尖公司的技術進步威脅到了美國世界霸主的地位,必須予以先期扼殺。因此,當美國司法部要求加拿大抓捕孟晚舟最終落實后,特朗普竟然都不知道。而滑稽的是,特朗普以為抓孟晚舟可以成為其和中國貿易談判籌碼,建制派卻連一點面子都不給。即抓人和放人,和你總統沒關系。美國法律是總統無權直接干預司法體系.....特朗普懵逼了。尷尬的是在之后特朗普的推特上,就再也沒出現過孟晚舟三個字。包括這次香港港亂事件,特朗普只能尷尬的表示,這是中國自己的事情,他沒法管,也管不了。因為建制派干的事情,他也干預不了,他也明白自己的局限性。

 

  特朗普現在最擔心的是明年的大選連任問題,如果就此下臺,無論是他本人還是他的公司,都會遭到報復。因為他上臺后得罪了太多的人,尤其是建制派。因此,他會加快節奏力圖給予中國快速且致命的一擊來證明給建制派看。

 

  因此,可以得出結論。無論美國國內如何鬧騰,美國國內各派勢力對中國的態度都是一樣的。這兩年美國無論是從長周期上、還是在短周期上都在對中國進行極限施壓,因此我們中國的日子過的是異常艱難。今后無論是特朗普還是建制派,都會盡力維護美國的霸主地位,且長期不會動搖美元在全球的核心競爭力。

 

  二戰后,經過這么多年的運作,國際政經規則和全球交易習慣決定了美元的地位,僅因為特里芬難題現在就立馬讓美元退出歷史舞臺不現實,且未來人民幣國際化也會面臨這一難題。假如有一天世界貨幣統一了(歐元率先邁出了探索性的一步;比特幣的出現也是一種無國界貨幣的嘗試;facebook臉書幣Libra又更進一步,央行的數字貨幣呼之欲出),所有的經濟/政治/軍事矛盾都會迎刃而解,未來也無明確的國界之分。世界共產大同,才是全世界人民應該做的夢??峙擄ㄎ頤嗆竺嬲餳復聳強床壞秸庖惶熗?。

 

  烏合之眾的幻象

 

  還是回到當下,特朗普效仿當年里根打擊日本的套路,對中國使用相同殺招,連提名的貿易代表都是當年和日本在鋼鐵和汽車業的貿易戰一戰成名的羅伯特·萊特希澤。今天中國會否像當年日本一般被打得體無完膚?這個概率比較小。今天中國的經濟體量是當年日本所不能比的,且中國產業結構完整,就算除去貿易收入,完全封閉的經濟結構也能支撐很多年。何況,在如今全球化的今天,各國之間的產業融合度早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美國這種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數,到最后必然是兩敗俱傷的結果。

 

  美國的問題是實體產業空心化,金融行業過度發達?;志⒂脛邢陸撞愕鈉陡徊罹嘣嚼叢醬?,大量藍領中產階級的訴求得不到滿足。美國歷來的執政者面對這種局面時,總是會打出中國牌,來轉移國內視線,特朗普自然也難免俗。在“讓美國再次偉大”口號下,大規模減稅,召回海外實體企業,增加短期赤字,補貼農民......然后在不得罪華爾街同仁們的前提下,把矛盾轉嫁到了中國腦袋上了。特朗普告訴民眾,今天他們的遭遇都是中國造成的,是中國人搶走了他們的工作.....這種給個胡蘿卜舉起大棒打別人的簡單粗暴招數,是很具有煽動性的。

 

  《烏合之眾》有一段經典名句:“.....群體追求和相信的從來不是什么真相和理性,而是盲從、殘忍、偏執和狂熱,只知道簡單而極端的感情......群眾從未渴求過真理,他們對不合口味的證據視而不見。假如謬誤對他們有誘惑力,他們更愿意崇拜謬誤。誰向他們提供幻覺,誰就可以輕易地成為他們的主人;誰摧毀他們的幻覺,誰就會成為他們的犧牲品......大眾沒有辨別能力,因而無法判斷事情的真偽,許多經不起推敲的觀點,都能輕而易舉的得到普遍贊同!”(一百多年前的警示對今天香港廢青們是個很好的注解

 

  顯然特朗普是個不錯的演說家,和提供美國中下階層暫時幻覺和誘惑的人,大眾自然也就短暫的失去了判別能力。當特朗普對中國輸美商品加征10%關稅的時候,華爾街和產業資本也睜一眼閉一眼,普通民眾也還能承受部分商品的上漲。但要加征到25%的時候,中國出口企業可能就無利可圖,不再接受來自美國的訂單。就算接了訂單,也會抬高售價出口給美國。且不說美國的進口商會有巨大損失,由于價廉物美的中國商品突然間減少和提價,必然會導致剩余商品價格大幅上漲。這么一來不但華爾街既得利益者會受到沖擊,產業資本也會蒙受損失,中下階層也會面對物價和商品的節節攀升。好不容易找到工作,好不容易拿到工資,結果都不夠花.....

 

  美國的商貿機構和企業曾聯名上書反對美國對中國強加關稅,對白宮所構成的壓力可想而知。因此在G20峰會上,特朗普表示不再對中國加征新的關稅,且中美兩國重啟雙邊經貿磋商。但特朗普這個人反復無常。很顯然不要認為中美貿易戰會結束?;鎂踔展槭腔鎂?,一旦幻想破滅后果是很嚴重的?!段諍現凇坊褂幸瘓涿裕?ldquo;昨天受群眾擁戴的英雄一旦失敗,今天就會受到侮辱。當然名望越高,反應就會越強烈。”特朗普會允許自己失敗嗎?以他的性格絕不會,明年是美國大選年,關系到唐納德·特朗普是否還能連任。其在時不我待的情況下,一定會把強加于民眾的幻想進行到底,來為自己再次勝選做鋪墊。因此,特朗普還會卷土重來,以求最后一搏。

 

  一山難容二虎

 

  8月2日,特朗普等不及了,對中國3000億商品征收10%關稅。而這剩余約3000億美元的對華關稅清單將正式切入直接消費品,如:手機(446億美元)、電腦(411億美元)、服裝類(352億美元)、玩具(255億美元)、鞋類(143億美元)。 ???而我們中國用人民幣貶值破7的方式直接回了過去,隔夜美股暴跌700多點......貿易戰直接變成了金融戰.....加上最近香港和臺灣暗潮涌動,中美早已展開了世紀白刃戰!

 

  特朗普知道中國在拖,中國也知道“久拖不決 必釀奇禍”的道理。一旦特朗普明年再次贏得大選,屆時中美兩國也沒有再次經貿磋商的必要了。特朗普會加征更重的稅,明年再來看25%那都不是什么事兒了!所以今年下半年我們國家會加快內部改革的步伐,很多以前無法推進的政策,都會強行上馬(垃圾分類只是開始,注冊制科創板橫空出世)。逐漸把經濟重心從外貿轉向內需。而美國則繼續推進實體回流,再工業化步伐。中美同時啟動內部改革進程,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對于未來全球貿易行業,特別是貨物貿易將會遭遇長時間的寒冬期。

 

  暫時大選前,美國會把中國這塊難啃的硬骨頭放一邊,集中力量來對付伊朗,讓伊朗成為下一個替罪羊和特朗普競選的墊腳石。但要軍事硬攻伊朗必然會導致俄羅斯介入,所以只有從經濟上弄垮伊朗,比如不斷壓制國際油價。除了提高國內產量讓沙特增產外,美元還不能大幅下跌。特朗普或在明年大選前先搞一把伊朗,繼續逼迫美聯儲降息釋放利好給自己競選加碼?。ㄕ庖宦鄣閌欠裾坊剮枰奔淅綽壑?,至于美伊之戰,這又是另外一個話題了,這里不展開具體討論。)

 

  特朗普在國內各種場合的演講,都提到一個話題:“在過去的25年里,是美國重建了中國....中國每年從我們國家拿走5000億美元用于重建中國.....你可以看到中國正在發生什么。我們別無選擇(打貿易戰)。”這種片面的論調適合煽動不明真相的群眾,但從邏輯上講是禁不起推敲的。美國為中國的現代化、經濟起飛做出了貢獻,這是比較符合事實的。與包括美國在內的所有國家進行貿易,是中國進行市場經濟改革的一部分,這讓中國數千萬人口擺脫了貧困。改革才是決定中國騰飛的主要因素,美國不過是適逢其時的參與到了其中。

 

   特朗普團隊其實揣著明白裝糊涂,美國重建中國論的目的前文已有明示。美國貿易戰的初衷是借力打力提振美國經濟,目的是維持美元霸權和世界唯一超級大國的地位,想要讓全世界明白一山難容二虎,世界老大只有一個。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最大,美國無法轉移逆差,只能用發債的方式為美元背書,但長期看這使得美元無法長期保持恒定幣值。在數次金融攻擊無效之后,人民幣又開始加快國際化步伐。為了維護美元霸權,美國再次啟動逆全球化戰略手段來強行攻擊對手。

 

  對中國加征關稅的目的表面上看起來是為了平衡貿易逆差,實際上是為了逼迫中國企業停止接洽來自美國的訂單。一開始關稅是被轉嫁到了美國進口商身上,進而把成本轉嫁給了美國消費者。隨著時間的推移,消費者會漸漸摒棄逐步抬價的中國商品,轉而購買更便宜的越南、中歐和南美加工的商品。進口商開始把訂單轉向東南亞和南美國家,中國企業無單可接。然后美國開啟再工業化,回流制造企業開始發力,生產商品出口.....直到美國和中國的貿易逐漸平衡。由于中國無法獲取更多的美元,全球美元幣值開始增值。中國外匯儲備縮水,人民幣貶值,經濟下行一蹶不振,人民幣國際化不攻自破。美國也就實現其戰略目標。

 

  中美博弈不會有終局

 

  中美貿易戰的發生與其說是美國率先挑起的,不如說在特里芬難題面前,中美必然無法躲閃,火星撞地球是早晚的事情。也就是說中國長期對美國貿易順差是不可持續的,因為這會把美國逼到了特里芬難題理論的零界點之上,美國必然是要做出回應的。80年代的日本,90年代的亞洲四小龍,今天的中國。中美這一戰其實從2008年8月就開始了,觸發這一戰的參考條件就是,2008年8月中國第一次超越日本成為美國國債最大持有國(中國6182億美元,日本6175億美元)。同年9月20日美國第四大投資銀行雷曼兄弟倒閉,歷時1年多的次貸?;姹?,進而觸發全球金融?;?!

 

  還記得10年前的4萬億政策嗎?這個政策直到今天還在為人所詬病,當年貨幣確實超發了,在貨幣乘數效應的推動下,實際市場被注入了16萬億流動性。而且是央行直接注資商業銀行,扶持基建。其中至少有1萬多億進入高鐵建設,其余資金進入了樓市。但放到今天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之下看,當年的4萬億是一個明智的選擇。我們中國的政策歷來是“兩利相權取其重 兩害相權取其輕”。當時,外貿出口被突然死亡,若無4萬億強行支撐內需,恐怕后果不堪設想。特別是樓市中的大量外資,房價大跌資本必然出逃,這幾十年的財富瞬間可能就變成別人的了。實事求是講,4萬億可能是矯枉過正,但沒4萬億中美博弈當年就能決出勝負,中國必敗無疑,而且會敗得很慘。沒看清美國“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策略和意圖是失策在先,亡羊補牢還算及時在后。后遺癥是房價高的離譜,高鐵直到現在還在巨額虧損,企業產能嚴重過剩,環境被逼到了歷史最差記錄........這就是代價,可以說中國也是美國創造出特里芬難題的間接受害者。

 

  而中美間的貨幣戰爭從未間斷。時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先生在2009年就曾撰文《關于改革國際貨幣體系的思考》,其提出創造一種與主權國家脫鉤、并能保持幣值長期穩定的國際儲備貨幣,從而避免主權信用貨幣作為儲備貨幣的內在缺陷,是國際貨幣體系改革的目標。當時就掀起了全球爭議“中國計劃終結美元時代”、“中國瞄準美元”。有意思的是,同年比特幣橫空出世......中美之間暗流涌動從10年前就開始了。而今年這一趨勢更加白熱化,美國的Facebook推出加密貨幣Libra;目前業界人士更傾向于將Libra看作為“比特幣3.0”。中國央行也沒閑著,2019年下半年工作電視會議提及,加快推進我國法定數字貨幣(DC/EP)研發步伐。加密貨幣的崛起倒逼央行加快推進數字貨幣。

 

  在當下中美之間一輪輪看不到盡頭的談判中,中方是“進一退二”,美方是“進二退一”。中國不缺改革的時間,但國際生存空間一直被美國打壓。美國則不缺國際空間,缺的是改革的時間。尤其對特朗普來說,需要短期實現其競選諾言,不然下次大選堪憂。目前來看,缺少空間的中國是戰略收縮,缺少時間的美國是戰術進攻態勢(特朗普這個人極其短視,談不上有什么戰略)。而這一攻防大戰會持續到中美誰先完成內部改革為止。中國能拖多久就拖多久,用時間來換區空間。對于美國來說,則在不斷打壓他國空間來為自己爭取時間。

 

  高質量發展是中國未來的目標,高質量發展需要高科技的支撐,而美國是全球科技中間力量,中美決裂后,中國快速步入了“無人區”,現在開始一切都要靠自己了。對美國來說制造業回流是其再次偉大的目標,要想制造業回流談何容易,人員素質、成本、效率是個問題,而中國是目前聯合國所認可的世界唯一一個擁有全產業鏈的國家,美國要想制造業回流一時也繞不開中國。

 

  中美之間的對抗從貿易戰打到金融戰爭,接下來是改革戰和最終必不可避的貨幣戰爭,所以中美之間的斗爭才剛剛開始。

 

  只要國際貨幣體系不徹底改革,中美貿易沖突,或者其他國家同美國的貿易沖突就不會停止。當年里根沒解決的問題,特朗普恐怕也拿不出答案。他們或許能解決民粹主義者的訴求,但無法解決特里芬這樣的世界級難題。無論中美貿易戰誰勝誰負,或是維持現狀,都是換湯不換藥的結果。2020年特朗普如果連任,恐怕其思路依然還是“里根四件套”,絕不會放棄對中國的圍追堵截。美國絕不會去考慮什么國際貨幣體系改革,這是革自己命,讓美元自殺的選擇。1973年IMF就推出的SDR超主權貨幣,而其改革直到現在都舉步維艱,就是作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大股東的美國擁有一票否決權。美國會讓SDR替代美元在國際交易體系中的地位嗎?答案不言而喻!特朗普不會碰,也不敢碰,因為建制派一定會跳出來拿他祭刀,肯尼迪的教訓想必特朗普心知肚明。而他的偶像里根也曾遭遇刺殺,差點喪命。特朗普沒有退路,要么把中國打倒在地,要么明年下臺,沒有第三種選擇。所以,接下來幾年中,中美之間的只會越打越慘烈,更大的風暴還在等著中國。

 

  后記:天幕紅塵 見路不走

 

  縱觀整個21世紀,中國再次邁入巔峰時代,究其原因就是頂層設計者秉承“實事求是”的理念,看菜吃飯,從中國國情的實際出發,揚長避短遺漏補缺。D總設計師在60年代就曾說過:“不管白貓黑貓,捉到耗子就是好貓”。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報》發表文章《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為十一屆三中全會準備思想條件,就此拉開改革開放的序幕。

 

  自1979年改革開放以來,短短40年時間,中國從一個一窮二白的國家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究其原因,就是我們堅持用“實事求是”的態度來看待問題和解決問題。承認自己的不足,埋頭苦干向先進國家學習。從物質匱乏的年代到物質充裕的今天,只用了短短30年的時間,便完成了發達國家用了300年才能完成的事情。而今后可參考的對象基本消失了(美國技術上卡脖子),站在和歐美同一起跑線上,就看誰的基礎底蘊更扎實了。因此,從現在開始賺快錢的時代結束了,熬技術的邏輯暢通了;野蠻生長的土壤消失了,真刀真槍玩硬科技的時代來臨了。

 

  所謂“見路不走”就是“實事求是”的通俗版,提醒你不要唯經驗、教條,要走因果、走條件的可能。不執著于有,也不執著于空,在不同的條件與環境中示現不同的相,且不著相。就是讓你解放思想,不要怕跟別人不一樣,因為很多人一看到跟別人不一樣就覺得不正常,心里不踏實;也不要怕跟別人一樣,因為很多人是生怕跟別人一樣就顯示不出他的高明了。

 

  這個世界是個沒有道法的紅塵,而且有時還要你滾一下;這是個沒有方向的名利場,有時會絞一些你的肉。這就是你頭上的天幕,通俗點講:人在做,天看在。在佛家眼里,人世恐怕從來就是一個顛倒詭異的世間、就是一個充滿悖論、十分荒謬的世間。佛家反對的就是二元區分,講究的是即心即佛,離心不佛的修行原則。二元區分是成佛得道的最大障礙,有些人身在佛門,心卻在紅塵;有些人口若懸佛,行為卻人神共憤。你拜的是個什么佛?求的是個什么神?不過是在追名逐利的心態下,求個心理安慰走個形式罷了,順便帶動下寺廟的GDP和提高眾沙彌的薪資而已。

 

  放到今天的大國家博弈,行業競爭,工作學習,莫不是在天幕籠罩的滾滾紅塵之下。若人心不能堅持“實事求是”,出現事與愿違的結果那是必然的。所謂,種因得果,脫相非相。特朗普今天對中國的貿易攻擊猶如打到了一團棉花上,就是因為沒有實事求是的面對中美貿易差額的真正原因。只要他看不透這個局,堅持用他所謂的里根模式針對中國,結果只會越來越糟。不是沒可能大概率的再次爆發全球經濟?;?。

 

  特朗普不斷推動去全球化的戰略,中國到底跟還是不跟?跟,那就陷入閉門造車式的囚徒困境;萬一特朗普下臺后還怎么跟美國的建制派周旋?不跟,那中美就各走各路,來日方長。長期來看,中國經濟對美國收縮已成定局,對內調整梳理已成趨勢,從貨物貿易模式逐步轉向服務型貿易模式;中美之間掐架雖然對解決特里芬難題于事無補,但要擺脫這一看似無解的問題,中國比美國要更加積極的在嘗試和實踐。我想只要見路不走,事實就是,大膽實踐,中國人總有一天會找到正確的應對方式,總結歷史經驗,打開通往如來之法門,再次開啟偉大的發展歷程。對于中美博弈,永遠在路上。(完結)( 一家之言,僅供參考,若有雷同,應屬巧合)
 

=======================

老謝微信號:shawnmin
手機:18721297085
歡迎有識之士來指點討論

=======================

非常棒 不錯哦 還行吧 一般般 我不同意你的觀點
相關文章